I am fine

日久见人心。

裘园

想吃黑吃黑的粮。有参考。艾玛吸血鬼设,裘克狼人设。


ooc,刚出院,我好累。


“此时此刻只想把你的头颅脱离你罪恶的躯体,睁大你的瞳孔


让你看看你有多么肮脏”


黑布蒙上他的眼睛,死去一般的寂静沉重地让他喘不过气。看不见的恐慌让裘克咽了咽口水,他装作若无其事。没错,恐慌只会让人想赶紧去死。赤裸着上身,绑在椅子上的滋味,腥油味和烟草味杂交一起的恶心的味道。裘克动了动手指,触碰到久违的空气。一丝丝淡淡的,闻不腻的,薄荷味。“不用放那么轻脚步,我能感觉到” “哎呀,裘克先生真棒,我喜欢你喜欢的想杀了你”  “亲爱的艾玛小姐,你把匕首在我胸口画个心我都不会皱一下眉头”


“是嘛~裘克先生” 艾玛勾住裘克的脖子,爬到他的膝盖上,双手肘抵在脖子下面,把玩他的耳垂,时不时舔一舔,似乎在品尝甜品一般。“艾玛小姐,你把我弄兴奋对你可没什么好处呢” “裘克先生啊,别忘了你被我绑着呢”  艾玛的手指在他赤裸的肌肤上抚摸亲吻,一道道疤痕和伤口是他引以为傲的标志。最吸引人的还是他腰上蜿蜒的如同鲨齿的伤痕,最为细微的啃咬也能使他低声喘息。那里的部位最为敏感。艾玛不管不顾,舌尖滑过那层表皮,虎牙摩擦带来的快感,伤痕处微微发红,裘克紧咬着嘴唇不让那一丝声从他的嘴里发出来。“哈……艾玛小姐真是调皮” “不调皮怎么能配得上这位电锯先生呢”


她抬起他的下巴,嘴对嘴把糖喂给裘克。“先生要忍忍啊~” 匕首刺穿了皮肤,涌出来的腥红让艾玛两眼放光。她迫不及待的舔舐干净,眼睛充沛黑暗,裘克轻哼一声,表示没有半点痛楚。毕竟这一点点的细微动作不会激起狼人的愤怒。明明裘克可以一下子让这绳子绷断,他没有这么做,他就是想让这个比他瘦小精灵的吸血鬼看看她能玩出什么把戏。肆意的挑逗让裘克按耐不住了。


手用力绷断绳子,裘克的双手捏住她的臀部,软软的,她惊叫一声就趴在裘克的肩膀上。“原来这么敏感啊” 一边咬着艾玛的锁骨一边玩弄她的短发。


“哈啊……先…生” 使不上劲,主动权没了的艾玛只能在裘克身上娇吟。


“我会让你叫不出声,就在今晚”


“……也许……我能让你身上都是抓痕”


“今夜的我们都将是璀璨夺目的星星”


她伸手揉乱了裘克的红卷发。


我永远这个样子就oK了

吃粮,产粮,不抄袭不参与任何吃瓜活动不盗图不做任何虚心事。


和小可爱们开心一下。


树大招风。


我bb完了。


😁😁

“你们”,好恶心。


请问可以去死了吗?


@谎鹤-海寻 🌚✨✨✨和这位神仙的合作成果~

all园安利计划~顺利~

我迟早会把毕生的脏话全骂出来。

all园,七夕贺文

当他们有了孩子。多cp。ooc严重。

占园

伊莱的臂弯里熟睡着一只小精灵。小小的手紧紧抓住了伊莱的手指不肯松开,温柔的伊莱也任由他抓。这个小精灵出生脸上就有和伊莱一模一样的印记,有点尖的耳朵,白皙的皮肤,感受到了温暖,这个小家伙睁开了眼睛。如同宝石一般的蓝眼睛闪闪发光,居然还对伊莱笑了。

艾玛轻轻地走过来,抱住了伊莱的肩膀,看着这个安静的小精灵。他好像还没有把世界看够似的,小小的脑袋四处张望,嘴里咿咿呀呀的指着窗外的太阳和云。他们彼此都笑了,没有说话。“孩子……就叫,克里斯.克拉克” “ 这可真是的不错的名字”

“克里斯” 艾玛呼唤着他。他对着艾玛微笑。叶子落在了庭院。风轻悄悄的。

殓园

“我想,艾森应该去书房学习了” “不,daddy艾森还想再玩一会” 伶牙俐齿的艾森坚决不想听卡尔的话。父子俩争执了很久,艾森便抱着玩具熊去找艾玛。看着满脸委屈的艾森和满脸无奈的卡尔,艾玛笑着摇摇头。她蹲下身,揉揉他的脑袋,“小艾森如果乖乖听话去写作业,以后就能成为顶天立地的英雄哦” “那可以保护妈妈吗!” “当然了我的艾森,你不仅可以保护妈妈,你还可以打跑坏人” “太棒了!万岁!” 看着艾森跑去书房的背影和艾玛洋洋得意的神色,卡尔恨不得现在就把艾森抓来训一顿。

“好了我的先生,来吃个面包消消气吧” “那我也要艾玛揉头!” 艾玛对孩子气的卡尔已经习以为常,看着卡尔满足的笑容她忍不住捏了捏他的脸。

今天的阳光还是明媚。

裘园

海上的晚风吹着小安迪的卷发,她坐在裘克的腿上吹泡泡。泡沫的彩色让小安迪玩的很开心,稚嫩的童声唱着自己编的歌,裘克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继续看报纸。艾玛端来了水果拼盘,安迪伸手拿了一个草莓堵住了裘克的嘴。因为是自己的女儿,裘克敷衍地吞下去了,没想到她这次塞了一个芒果,裘克十分讨厌芒果,他差点干呕出来。

安迪不高兴了,她跳下来背过手,表示不想理裘克。艾玛一旁笑看这戏精父女倆。裘克拿她没办法,只好变着戏法的哄安迪开心。看着裘克这样的逊样,艾玛忍不住笑出声。

裘克站起来,捂住了安迪的眼睛便吻上了艾玛的嘴。艾玛差点透不过气裘克才松开了手。“笑吧,到了晚上一样能干你” “裘克!你个混蛋!” 看着艾玛追打裘克,安迪一头雾水,只有她长大了才明白吧。

约园

今天家里十分热闹。威廉,特蕾西,奈布,玛尔塔分别提着礼物来艾玛家探望怀孕的艾玛。坐在旁边的小家伙在玩弄着猫,特蕾西蹲下身,试探地问着眼前的小家伙。“本杰明,你想要一个妹妹呢还是弟弟?” “本杰明想要超人!” 奈布差点把嘴里的果汁喷出来。玛尔塔差点笑得喘不过气。

“本杰明你是想坑死你妈妈吗哈哈哈哈” “为什么想要个超人呢?” 因为,因为可以保护弱小的小朋友啊” “我们的本杰明是个正义的小男孩呢” 约瑟夫端着沙拉喂给艾玛。“约瑟夫,我可以不吃胡萝卜吗” “不行哦我的夫人,胡萝卜补充维生素呢” 威廉陪本杰明踢足球,他颠球很厉害,第一次见面就成为了本杰明心中的偶像。

“时间不早了,我们该回去了” 和朋友们一一道别后,艾玛睡着了,本杰明抱着小毯子给艾玛盖上,约瑟夫已经弄好了晚餐。“本杰明真乖” 父子俩坐在阳台的椅子上观看日落。

愿一切都很美好。

置顶

固定了。


拜托各位领导们不要让我白开心,涨粉不容易。辛辛苦苦搞得文就为了几个红心蓝手和关注。不想体验大起大落的感觉。要关考虑清楚,不关不粉的随意散开。我经常有更新的就是经常会产的,我有时候会产glbl所以雷的别靠近我。劳资不是炸弹手。懂?


拜托那些ky祖宗别来找贫憎的麻烦,善哉善哉。恁不好好说话洒家以牙还牙。第五多恶臭我都不理只吃cp只管快乐。洒家不管那些破事让自己心烦。车会开,文会写,能陪聊能沙雕。第五什么时候坚持不下去就跳,要多快有多快。


不关洒家的事儿~


孤儿行为的小可爱们也要注意,恁不好好做人不怪洒家不给脸面。直接撕恁🐴,到处挂恁,到处泼恁脏水。主动找洒家撕逼的洒家陪恁到底。不服来战。骂不过拉黑举报完事管恁背后说洒家什么壁画洒家都不认。


总归一句,您不犯洒家洒家不犯您。


喜欢洒家的劳动成果洒家也很开心。


殓园

ooc,我垃圾的没话说。


校园风练手,随便看看。


“让我坠落”


艾玛紧紧抱住双臂,她的校服裙飘飘而起。缓慢地,似乎时间停止。可是血液还在奔腾,心跳在加快。耳边的低吟声和歌唱。“你能感受到我炙热的心在呼唤你吗?”闭起眼睛,感受海风的微凉。“伊索.卡尔” 曾经爱过的一个人。


在日落的街道,曾有一对情侣在墙上刻着.“ I love you” 学们说说笑笑,手捧着书本,一边讨论着今天的收获或者笑料。艾玛站在校门口等一个人。一个穿着黑白长袖校服,灰色的扎着短马尾头发的男孩。梦境般的回忆,被踩的粉碎的树叶。那个男孩,艾玛有无数的话语想说想,轻轻一笑就能将艾玛的心捕捉。悠扬的钢琴曲在窗口传出,现在是夕阳西下的时候。


孩童的歌声和笑声衬托此时此刻的心情与风景。


卡尔手拿着气球,上面写满了甜甜的话语,满满的校园气息。卡通的字体和人物更是可爱。秋天,我们在此相恋。艾玛手捏着一张雪白的信封,背对着卡尔。这两个童话故事的主人公,创造者。没错,刚刚才发芽的种子不会这么快就生出枝叶。“卡尔,我喜欢你” “卡尔……也喜欢艾玛!” 跳动的心脏相拥。


“不能哭哦……”


卡尔抚摸着她的头发。


“需要爱与恋吗?”


“上帝会给我们答案的”


不自觉地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,呼吸他特有的气息。“是,薄荷味吗?”


“太贪婪了啊……”


贪恋怀抱,贪婪温暖。


恋爱的第一天总是懵懂的,艾玛怀里抱着书本,一个拐弯就不小心就撞到了卡尔。双手紧紧抓着他的衣领才没有摔倒,卡尔的手搂着艾玛的腰,两人的距离拉近了很多。尴尬的气氛瞬间弥漫开来。“那个……卡尔…能不能放开我” 艾玛的耳尖红的像个熟透的苹果。卡尔舔了舔干裂的嘴唇,轻轻地松开手。“咳咳……艾玛…你没事吧”腼腆温柔的声音响起,艾玛使劲摇摇头。


“没事的话……我先去上课了”


艾玛简直想把直接跑回家。


“啊啊啊我怎么会这么笨啊——”


艾玛蜷伏在桌子上,脸埋在了书里面。“恋爱真的适合我吗?”


今天的卡尔温柔的过分啊……


气球下面是他的拥抱。


无边的尽头是海。


风也轻悄悄的。


吹起了裙摆。


殓园

ooc,决心成为殓园的扛把子!


食用愉快。


魔女梗。


“愿我能奋不顾身的冲向你”


“直到死去”


在萤火之森林,卡尔用双手捕捉了一只小小的萤火虫,他的背带在身后晃荡,小皮鞋踩过一个个小泥坑里。急急忙忙地奔向前面的房屋,把手伸到一个年轻的女人面前。萤火虫展开了翅膀,发出前所未有的光。“妈妈!你看!是萤火虫!”“好漂亮啊,卡尔真棒”年轻的女人伸手抚摸着他的脑袋。她的手中拿着一本童话书,卡尔拍拍地上的尘沙,小心的坐在了草地上。幽静森林里的一间小屋,传来了悦耳的故事和安静熟睡声。


卡尔做了一个长长的梦,梦见了海和孤儿院。梦里的他无助地站在海边,任由海水冲洗他的脚踝。母亲朝他走来,他欣喜的伸出手,霎时间却突然一片漆黑。消失了。一个个大人们围在他的身边,他害怕的哭泣,挣扎,却在孤儿院的床上醒来。狭小的空间,放在床边的布偶和故事书,走动的修女和医生。女仆走进来替卡尔洗漱。“今天是领养日,伊索小先生要乖乖听话哦”卡尔沉默不语,女仆似乎习惯了他的沉默,继续滔滔不绝的说着什么。把他胸前的领子整理好,女仆便牵起他瘦小的手腕,朝异常热闹的大厅走去。


卡尔坐在沙发上等候,此时一个穿着黑色裙子,带着尖尖的帽子的女人朝他走来。“你好啊,小朋友,你叫什么名字”出于礼貌,卡尔机械般的回答“伊索.卡尔”“伍兹夫人,您确定要领养这位小先生吗?”“是的,我有能力抚养他”艾玛温柔的笑了笑,抚摸着他的脑袋。“好的,来签个字吧”艾玛牵起他的手,走出了孤儿院的门口。卡尔突然有一种陌生又孤独的感觉在心里绽放。艾玛手里魔法般的捏着一支玫瑰花递给卡尔,“我叫艾玛.伍兹,你可以叫我姐姐,我会魔法哦”她笑了笑,给卡尔变了一个小玩偶。好像是猜出了卡尔的心思,她蹲下身,认真的对他说了几句话。


卡尔听的似懂非懂,紧紧地抱着手中的玩偶。


之后的每一天都不同,卡尔脱离了雾霾,重新开始了他的童年。他喜欢海。湛蓝的海水,淡蓝的天空。细沙软绵绵的,他和艾玛经常到那里玩。玩累了,艾玛就会给他讲故事。卡尔是个听话的孩子,他喜欢听故事。度过的愉快的时光总是异常的短暂。过去了十年。卡尔提笔写下一篇日记。艾玛却还是当年的样子,一点儿也没有变。卡尔从来不会感到奇怪,因为领养他的人是魔女。


长大了的卡尔,也对海有一种深深的眷恋。


“愿我能奋不顾身地奔向你”


他成为了一名入殓师,还是一样的沉默寡言。他觉得,生命唯一不可割舍的就是艾玛。


“艾玛.伍兹”


命运再次给予卡尔痛苦和不可思议。


艾玛在他成年礼那天,被村民放火烧死。“魔女就是恶魔,烧死她”卡尔却看着坦然的艾玛,一动不动。眼泪已经模糊了他的眼眶。他想立刻冲过去,抱住艾玛。护她周全。可是这宛如梦境一般,他动不了。僵硬的双腿站在原地。好像心脏被击中了。卡尔无法呼吸。


艾玛对他笑了。


“愿我能奋不顾身地保护你”


笑容如同阳光一般温暖如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