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 am fine

日久见人心。

all园

ooc


梗:穿男友们的衣服,撞梗莫要怪我,我随便乱想的。


食用愉快


杰园


艾玛偷偷地看了看四周,把阳台上杰克的外套拿进了自己的房间。“嘿嘿嘿,我倒要看看这衣服的质量怎么样”她一个袖子先进去,哦,有点长。第二个袖子穿好后,她戴好了帽子。衣服的边缘耷拉在地上,帽子戴的有点歪,袖子里的手可以伸长缩短,裤子好像是穿不了了呢。因为衬衫已经遮住了艾玛的膝盖。


倒是杰克看了吓一跳。


他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小姑娘,随后又恢复了往常的样子。“唉,我的公主啊 衣服不是这样穿的哦” 他帮艾玛整理好,嘿,还挺有监管者的架子呢。他的长手把艾玛的腰一把揽过抱在怀里。“走啦,去吃早餐” 面包的清香和牛奶的甜味在空气里弥漫。


殓园


卡尔的外套看似小,实际已经把艾玛整个盖住了。她费力的坐起来,摆弄自己垂下来的头发,松松垮垮地扎了个丸子头后,她爬下床去照镜子。她第一次觉得床离地面这么高。好巧不巧,卡尔已经沐浴出来了,光着上身,穿着一条运动裤。他呆呆地看着还在挣扎着下床的艾玛。突然咯咯的笑了起来。


“你是叫小卡尔吗?” 他把艾玛抱起来,闻着她身体的清香。艾玛把手上的袖子甩了一下,轻轻地拍在了自己的脸上。她一脸委屈地看着卡尔。卡尔揉了揉她的头发,把头埋在艾玛的肩上。拉着她倒在床上。


“快睡吧,小卡尔夫人”


勘园


有着一点点机油的气味,洗的格外干净的诺顿的上衣引起了她的注意。帽子上的蜡烛没有熄灭,微弱的火苗还在晃来晃去。艾玛把衣服穿好,系好纽扣,嘿,很合适啊。她偷偷地笑了,把放在衣橱上的手套也拿下来,帽子这次终于被戴正了。她仔细嗅了嗅,上面还有诺顿的味道。他喜爱薄荷口味的糖果,他的吻也是薄荷味的。清清凉凉的,很甜。


她突然发觉自己已经被从后面抱住了,诺顿在她的耳边吹气。她还没反应过来呢,诺顿盘腿坐在地上她现在正坐在他的腿上。“诺顿你偷袭……” “是吗?公主已经被骑士攻占了领地呢

那你就属于我了” 他说着俏皮话,摩擦着艾玛的耳垂。捏住艾玛的嘴,像极了委屈的小鸭子。真是,可爱到爆炸。


“好吧,我们出去好好玩玩吧,我的小朋友”


他使劲揉乱了她的头发。



社园


艾玛拖着长长的,棕色的外套,赤裸着双脚,蹦蹦跳跳地想找个地方躲起来,然后吓克利切一跳。门后面是个不错的地方,小时候,她听过那些小孩子的经验。就这样站着时不时悄悄地探出头看看他来了没有。细细碎碎的脚步声在这时响起,他来了。


果然一进来是什么都没有发现。直到艾玛扑上去。“嘣!”艾玛的弹跳力真的挺好的,她直接搂住了克利切的肩膀,腿环住了他强健的腰。皮尔森显得有些吃惊,然后,他慢慢地笑了,那幸福的笑容。“艾玛可真是狡猾呢” 他捏了捏艾玛的脸。“还有稻草人先生也是噢,让艾玛喜欢上你” 他们都笑了。


“稻草人和小草帽”


佣园


长年战争的雇佣兵衣服真的已经饱受摧残。绿色的露肩外套时不时会拉出丝丝线,藕断丝连。艾玛抚摸着那粗劣的布料,想象属于她的兵穿着这样的衣服奔赴战场。这件衣服陪了他很久很久。就算是这样破旧,他依然洗的干干净净,保留的很完整。艾玛穿上他的黑色吊带上衣,套上那个外套。把头发好好地扎起来,除了嘴上没有绷带,她真的有当年奈布的影子。


奈布突然一个熊抱把她压在了床上。她惊呼一声,用手去捏了捏奈布的脸,没有弹性,上面的戳人手的小胡子被刮掉了。他身上有龙胆草的气味。“艾玛,你穿这个挺好看的啊” “他们可能认不出来谁是谁了哈哈哈” 奈布吻住了她,这个吻温柔又缠绵。直到艾玛快喘不过气来了。


“你有我小时候的样子呢


可爱的艾玛”


评论(13)

热度(267)